艺考,不应该推开家长

这是我酝酿了很久的一个话题,家长在艺考中到底应该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教书这些年来,我从家长口中听到最多的一句话就是:王老师,我们对艺考啊钢琴啊这些也不了解…

那么,家长的这种无力感源自何处?又是否需要正视呢?

从绝大多数的艺考培训机构来看,家长只是出于相当辅助的角色,往往的,当家长帮学生选择完机构,交完学费,基本上家长的工作也就结束了,毕竟——“他们又不懂这个”。

因为对桂林音乐艺考培训行业的不了解而产生的一种神秘感,也使得大多数的家长们在艺考培训中凸显出焦灼和无力来。

《艺考,不应该推开家长》

这个考试到底怎么考,有什么难点,我能为我孩子做的事除了交钱还能有什么,或者更直接的说,我交了那么多钱,孩子的收益如何?

这恐怕是每一个艺考生家长都会想过的问题。

可我们真的应该把家长关在艺考的门外吗?播音主持、舞蹈艺考我不敢说,但音乐艺考其实真的不必把家长们拒之门外——他们可以参与到教学中来,即使这个参与度高低可能因人而异。

在我看来,应该极少有机构(老师)愿意让家长随堂听课,我指的这个听课不是一两个小时的试听,而是更长的,甚至是全程陪读听课。当然,授课方有各种各样很合乎情理的理由,这也都是能被理解的,毕竟有教学秩序要遵守。我想来探讨的是,如果让家长介入到教学中,他们可以起到什么样的作用呢?

1、监督。这个是最显性的作用了,比如老师布置了什么作业,孩子有没有按量完成,即使家长们不懂语音发声,但起码知道老师布置了今天要读拼音半小时。

2、判断与合作。判断,指的是对孩子学习成果是否达到预期的判断;合作,指的是和教师在授课上的合作。

这两点有先后顺序。

音乐艺考培训,考试,音乐本科教学,这三个阶段都是围绕着音乐专业展开的。你说整个音乐教学序列中有没有所谓很高深的理论的部分?我使劲想了想,应该还是有的——在研究生阶段。至少在艺考期间这帮小同学们被教授的知识是没有那么高深的。即使说比如乐理知识,相对来说偏理论的课程,如果说给爸爸妈妈们他们会像听天书?我不觉得,乐理其实跟大多数我们高中学的理论课一样。

音乐艺考培训是一个偏向于实践的学科,最通俗的说,它培养的是一名在器乐、声乐、理论方面的一个音乐人才,那么,艺考在考什么?它在看这个考生有没有做这行的潜质。既然如此,家长在学生的专业课学习中,能不能够判断出孩子的学习成果呢?

《艺考,不应该推开家长》

我觉得太能够了。

我不敢说家长们是音乐方面的专家,但一定是资深的音乐受众。那么,请你们坐在家里的沙发上,打开这个音乐播放软件,让孩子给您演奏一段,唱一取曲,您只需把自己当作一个普通听(观)众,您觉得这个音乐怎么样的表现咋样?

当然,此时学生们会喊冤:他们又没学过艺考,不懂这些,他们根本没法给我评价的。

在我看来,不然。家长们虽无法从专业的角度来表述,但他们往往会说:你这个歌唱得的不流畅;你的音高上不去。也或许他们只会说:我也不知道你哪里不好,反正我听(看)着不得劲。你放心,作为音乐资深听众,他们这么说往往就意味着你存在问题。

下一步,教师可以根据家中或学生反映的这些问题来制定或调整教学方案,让学生得到进步。这就是我所说的“合作”。

我从来都欢迎家长参与到教学中来,家长走入课堂才会看到孩子真实的水平(以及我的教学水平),一方面,从比较市侩的角度来说,让家长明白钱花哪了,花的值不值;另一方面,更重要的,知道孩子现在弱在哪里,应该强化哪里。

《艺考,不应该推开家长》

从来没有哪个把孩子送入艺考培训的家长希望当撒手掌柜,只管刷卡交钱走人。他们都希望能够更多的了解和参与到这个教学流程中来,即使他们有各种各样的实际困难,比如时间不多,日程安排不开等等。这也是为什么我在每一次集中授课结束后会给家长认真撰写教学反馈,我希望让学生的爸爸妈妈们明白,这不是学生和我两个人的战斗。

当然,也有可能直到艺考结束,我也只是通过微信和家长们联系,无缘谋面(像是林家升,虽然当了他三年老师,但其实和他父母未曾见过),但我们的心始终要在一起,形成合力,家人的信任与支持+学生无后顾之忧的勇往直前+老师的尽心尽职=成功的一半。

桂林多芬艺术培训学校

临桂福旺城校区:07735585300前台

临桂香樟林校区:18677677599粟老师

桂林华润校区:13607839416王老师

桂林乐群校区:07732800308前台

 

返回网站首页

点赞